高管換血、謀划逆境、股權迷局 華海財險生計生

  近期,華海財富保險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華海財險”)治理層迎來“大洗牌”,近10位高管任職資格獲得批複,空缺10月之久的總經理一職,或也物色到合適職員,史翔出任華海財險副總經理,並主持工作。

  回首華海財險6年曆程,治理一再出現問題,股權違規、高管內鬥、謀划不甚理想,“問題公司”的陰霾,依舊未掃清。除此之外,藍鯨保險注意到其正在舉行中的股權調換事項,撤下大公司、換上關聯小公司的“戲碼”再度上演,業內專家也示意對股東股權結構、資金泉源龐大性的擔憂。

  流水的股東、流水的高管,華海財險這一輪“換血”,能否買通謀划治理脈絡?

  高管“大換血”,謀划逆境未打破

  憑據華海財險暫且信息披露講述,銀保監會批複贊成史翔出任華海財險副總經理,並主持工作。據悉,史翔曾任華海財險總經理助理、總精算師,此次職位調整屬內部升遷。此外,華海財險總經理一職已空缺約10個月,史翔能否成為華海財險下一任總經理,也值得關注。

  事實上,自4月以來,山東銀保監局已接連宣布華海財險近10名職員的任命通知,譬如副總經理劉子良、副總經理馮明昌、總經理助理楊明寶,涵蓋副總經理、總經理助理、合規負責人、財政負責人、自力董事等多個職務。

  高管層大規模更替,定調新領導班子結構,對於建立以來路途“崎嶇”的華海財險而言,也是一大轉折。

  “以上高管職員年富力強,加入公司多年,熟悉公司情形,具有較高的專業水準和厚實的治理履歷”,華海財險相關負責人回應藍鯨保險稱,為增強公司領導班子建設,優化幹部隊伍結構,公司接納多種形式,進一步加大了中高層治理幹部隊伍培育選用。

  2019年7月,華海財險因車險營業虛列用度、聘用不具有任職資格職員擔任公司高管、違規銷售投資型保險產物華海康盈等違法行為,被銀保監會重罰,合計罰沒187萬,也是2019年羈繫層針對保險公司開出的單筆最大罰單。

  同時,銀保監會點出,華海財險違規銷售華海康盈產物涉案金額偉大,嚴重危害保險市場秩序,性子惡劣,時任總經理姜南作為分管領導,被打消任職資格。今後,華海財險迎來總經理一職的“空窗期”。

  往前追溯,建立於2014年終的華海財險,在開業半年時就迎來一輪將帥齊換,2015年7月,趙小鳴獲批成為第二任董事長,姜南出任總經理。展業2年後,2017年華海財險上演“內鬥”大戲,趙小鳴與董秘於暉內訌,你來我往,引發業內關注,該場風浪以於暉離場收尾。

  可以說,華海財險治理結構方面多處動蕩中,此次高管“大換血”背後,隨同的是華海財險並不算理想的謀划業績。現在,華海財險年報處於“難產”狀態,據公司說法,受疫情影響,董事會集會無法准期召開,年報披露時間延期,也是行業少數未披露年報的險企。

  從各季度償付能力講述測算,華海財險2019年實現保險營業收入21.25億元,略有上漲;凈利潤方面,2015年至2017年,華海財險連續虧損,2018年扭虧為盈;2019年凈利潤從上年度的0.15億元縮減至0.04億元;2020年1季度,凈虧損0.22億元。

  作為首家以海洋保險和互聯網保險為特色的全國性、綜合型財富保險公司,華海財險的謀划特色一直未能展現,車險向來為第一大險種,以船舶險為代表的海洋保險早已不在前五大險種之列。2018年,華海財險車險營業佔比快要9成,但在“馬太效應”顯著的車險市場,該公司並不具備特殊優勢,一直承保虧損。

  2019年,華海財險縮減陣地,因謀划戰略調整,打消北京辦公職場,遷回山東煙台。現在,又舉行大規模人事調整,系列更改來看,華海財險或在醞釀“變局”。

  “作為一家新小保險公司,公司生長面臨最焦點的問題是處置好生計與生長的關係”,華海保險回應稱,面臨龐大的行業形勢轉變,公司將圍繞質量效益中央,強調穩健生長,“在繼續着力生長傳統車險、非車險營業的基礎上,不停加大職員及手藝投入,努力創新產物條款,加速包羅海洋保險和互聯網保險在內的特色營業生長,鼎力培育差異化謀划能力”。

  華海財險股權迷局,再度上演“小”換“大”

  高管的動蕩,營業的逆境,也與華海財險的公司治理雜亂不無關係。

  2019年5月,華海財險通告稱,七台河市鹿山優質煤有限責任公司(以下簡稱“鹿山優質煤”)擬將所持的1.2億股股權(佔比10%),全數轉讓給河南新東方置業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新東方置業”)。買賣完成后,新東方置業以新人姿態入主,與其餘6家企業,並列華海財險第二大股東。

  鹿山優質煤所持的10%股權,並非首次轉讓。2017年9月,華海財險通告稱,鹿山優質煤擬將所持1.2億股股權,以每股1.5元的價錢,所有轉讓給北京星聯芒果投資控股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星聯芒果”)。今後,該轉讓設計並無更多新聞。

  然而,通過股權穿透,藍鯨保險也關注到更多事項。新東方置業母公司為河南星聯置地團體有限公司,而後者控股股東,恰巧為星聯芒果。如此一來,無疑加大了股權龐大性。憑據《保險公司股權治理辦法》要求,保險公司投資人為境內有限合資企業的,應當具備“層級簡樸,結構清晰”。

  此外,新東方置業註冊資源5000萬,華海財險註冊資源12億,體量上已有一定差距。一位保險業內人士指出,“對於保險公司而言,除謀划循環自我造血能力外,股東實力及連續出資能力也極為重要,新東方置業後續增資能力等方面,或存在一定壓力”。

  事實上,擬入股東換人的戲碼,並不是第一次上演。2018年4月,華海財險被清退的違規股權找到“接盤方”,鄭州中瑞實業團體擬以每股1元的價錢增資1.8億股,持股15%。1個月後,華海財險更新股權調換設計,中瑞實業退出,換上旗下那曲瑞昌煤炭運銷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那曲瑞昌”),而中瑞實業與那曲瑞昌之間,存在6層股權關係。

  此前,藍鯨保險舉行獨家報道,那曲瑞昌凈資產與羈繫紅線“插肩而過”,靠母公司階梯式增資后才達標。業內人士也示意對股東股權結構、資金泉源龐大性的擔憂。

  現在,“小公司”換“大公司”模式再度上演。“這類公司大概率是作為財政投資者,投資目的是看中保險牌照的稀缺性和價值性”,香頌資源執行董事沈萌從資源投資角度對藍鯨保險剖析稱,“后換上的公司可能只是一個工具,代母公司持股,設置多層持股結構,或便於融資或轉讓”。

  “部門保險公司治理存在缺陷,也與早前保險牌照政策較為寬鬆時,缺乏保險營業謀划需要履歷和能力的‘外行’進入相關,導致謀划治理層面的壞處”,沈萌進一步彌補道,“保險公司的股東只管要求具有專業能力和足夠實力”。事實上,我們也能看到,當前羈繫對保險公司股東資質提出更高要求。

  “保險公司想要健康生長,要麼股東能夠提供有力的財政支持,要麼能夠提供優越的股東營業或相關營業”,上海對外經貿大學保險系主任郭振華提醒稱,“從表象看,華海財險或存在一定問題,謀划差―累積問題―謀划更差,這是一個惡性循環,需要小心”。

  流水的股東、流水的高管,歸根結底在於公司治理短板。一位保險業內人士指出,股權問題仍舊是行業風險的主要泉源,要殺青保險公司治理的有效性,也需要羈繫部門從柔性指導到剛性約束的強化。

  針對股權調換等問題,華海財險回應示意,股權轉讓是基於買賣雙方簽署的《股權轉讓協議》所發生的行為,公司根據羈繫要求,依法合規地對股權轉讓事項舉行披露和申請。公司現在償付能力足夠、謀划治理穩健、職員隊伍穩固,各項營業正常有序開展。

關注同花順財經(ths518),獲取更多機遇

責任編輯:cxz